兩個小孩

人工耳蝸:變革性技術

2019-05-20 10:21:28 來源: 世界衛生組織字體[ ]

云南11选5开奘结果 www.mdyknt.com.cn 微信圖片_20190520094912.jpg

俄羅斯聯邦Fryazino康復中心一名言語治療師與一個戴著人工耳蝸的小女孩在進行練習。Tosha & Co/Svetlana Kulekhina提供


人工耳蝸可為永久性聽力損失者帶來聲音。但要讓所有有需要的人都能獲得是一項重大挑戰。

Stanislav Rubinstein在2009年的除夕夜失去了聽力。這位當時20歲的電力公司工作人員發生了意外事故,之后接受了針對嚴重燒傷和脊髓損傷的治療。但損害了其聽力的并不是事故,而是他在醫院接受的抗生素治療。

 Stanislav現住在俄羅斯聯邦莫斯科的郊外,他說:“一切發生得很快,2009年12月31日是我用自己的耳朵聽到聲音的最后一天?!?/span>

 經過五個月和18次手術,包括多次皮膚移植,Stanislav離開了醫院,他能夠走路,但卻與聲音的世界隔絕了,連他心愛的吉他的聲音也聽不到了。而且他還被迫中斷了所喜愛的職業。他說:“我被告知只能申請做制衣工作?!?/span>

三年后,他了解到有一種稱為人工耳蝸的設備。


1558290020386064723.jpg

 Tosha & Co/Svetlana Kulekhina提供

 

人工耳蝸是聽力設備,包括外部麥克風和佩戴在耳后的語音處理器,可將聲音轉換為電刺激,由通過手術植入的天線進行電磁捕獲。天線將信號引導到內部電極,再由內部電極刺激聽覺神經。

 在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組織)領導預防耳聾和聽力損失工作的Shelly Chadha博士說:“這些設備的確很巧妙。通過直接刺激聽覺神經來克服因耳蝸損壞造成的聽力損失。這是最常見的永久性聽力損失類型,通常無法通過醫學或手術矯正。因此對于有這種特殊問題的人而言,人工耳蝸是重新聽到聲音的唯一希望?!?/span>

 不幸的是,并非每個可從人工耳蝸獲益的人都能得到一個。Chadha指出此中有若干原因,最明顯的是人工耳蝸的費用。人工耳蝸,包括植入手術的費用,在高收入國家可高達5萬美元,而外部組件(發射器和語音處理器)的成本約為9000美元。

 目前沒有仿制版的人工耳蝸。即使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四個主要生產商也保持高價格。例如,在俄羅斯聯邦,人工耳蝸的費用高達1.8萬美元,相當于大約兩年的全國平均收入。

 Chadha說:“隨著新生產商進入市場,成本可能會下降?!彼賦鮒泄言諭ü竟垂┯φ婊?,而印度聯邦政府正在討論有無可能自己制造人工耳蝸以支持國家預防和控制耳聾規劃。

 但即使人工耳蝸的價格下降,也不太可能對實施有效的人工耳蝸規劃的總體成本產生重大影響,從而向有需要者提供這些設備。

 例如,俄羅斯政府1987年開始支持人工耳蝸植入術,并進行了兩項設備植入,2005年增加到100項植入。盡管自2008年以來經濟急劇下滑,但該國政府仍繼續支持植入,每年通過聯邦預算資助大約1000個人工耳蝸的植入。在沒有官方統計數據的情況下,很難確定這種支持能在多大程度上滿足需求。然而,根據國家聽力學和聽力康復研究中心的創始人兼主任George Tavartkiladze博士估計,目前每年的需求量約為3000-35000個人工耳蝸。

 大約90%的人工耳蝸留給兒童。在每年接生1000多名新生兒的產科醫院,以及地區聽力學中心和兒科門診所都配備了新生兒聽力篩查設備。

 據Tavartkiladze估計,聯邦85個行政區(krai)的大部分地區已幾乎普及了初步篩查(覆蓋率為98%)。然而,他指出,第二階段篩查涉及全面的診斷測試,僅在地區聽力學中心進行,覆蓋率目前約為80%。

 為什么要強調治療兒童?Tavartkiladze解釋說,與天生耳聾的成年人相比,兒童更有可能從這一手術中受益。不過,由于腦膜炎或頭部受傷等疾病而失去聽力的成年人有資格在幾個月內安裝人工耳蝸。

 根據Tavartkiladze,幾乎所有植入手術都在六個聯邦機構完成,其中三個位于莫斯科,兩個位于圣彼得堡,只有一個位于克拉斯諾亞爾斯克的聯邦西伯利亞研究和臨床中心?!笆質醣舊硪殉晌恢殖9媸質酢彼?,并強調了外科醫生及其團隊取得的高成功率。

 雖然俄羅斯聯邦的人工耳蝸規劃在許多方面顯然值得稱贊,但也有一些重要的局限性。首先,在大多數情況下,政府僅為每人資助一個人工耳蝸(根據州的規劃,只有約10%的患者獲得兩個人工耳蝸,包括所有與腦膜炎相關的耳聾患者)。這限制了接受者參與日常生活的能力。Tosha&Co是一個面向植入了人工耳蝸兒童的私人康復中心,位于莫斯科郊外的Fryazino,其負責人Victoria Mukhina說:“為雙耳植入人工耳蝸(即所謂的雙耳植入)的好處是,在聽覺困難的環境中,例如嘈雜的房間,有定位聲音的能力和明顯更高的語音清晰度”。

 Mukhina認為政府必須支持雙耳植入手術。她說:“這是一個資源問題。我們必須團結起來,讓政府大規模資助雙耳植入術?!彼谷銜匭肜┐笪扇頌峁┲踩朧質?,并指出在大多數發達國家,所進行的植入手術一半以上涉及成人。

 俄羅斯聯邦Fryazino康復中心一名言語治療師與一個戴著人工耳蝸的小女孩在進行練習俄羅斯聯邦Fryazino康復中心一名言語治療師與一個戴著人工耳蝸的小女孩在進行練習。由Tosha& Co/Svetlana Kulekhina提供

事實上,聯邦政府通常僅為手術后第一次康復訓練提供資金,這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莫斯科地區受益于聯邦聽力損失兒童康復中心,所有植入人工耳蝸的兒童都可以免費獲得兩周的康復訓練,但在莫斯科地區以外,沒有這種服務。

 正如Mukhina所說,這是一個問題。她說:“植入手術本身只能滿足患者的部分需求?!彼怪賦?,接通人工耳蝸后,外部語音處理器不會促使聽力突然恢復。必須對語音處理器產生的聲音重新進行詮釋。

 Mukhina說:“對于已經掌握言語后失去聽力的成人和兒童,這個過程較容易。而對于那些在學會說話之前或出生時即喪失聽力的人來說,越早植入人工耳蝸,取得的效果就越好。術后康復可能需要五到七年,有時甚至持續終生?!?/span>

 目前有五個主要醫療機構提供醫療康復服務,而這些服務也同樣高度集中,其中四個中心位于莫斯科,一個位于圣彼得堡。

 此外,還需要有足夠的工作人員。學習如何聽說可能需要聽力治療師、心理學家和神經病科醫生的支持。俄羅斯聾人協會康復問題負責人Alexander Ivanov說:“尖端技術很棒,但需要得到訓練有素、積極進取的工作人員的支持。僅就聽力學家一個專科而言,我們全國的短缺率目前達30%?!?/span>

 Ivanov說:“我覺得政府官員們認為人工耳蝸是一種能快速安裝并具有高影響力的極佳解決方案,但其實并非如此?!?/span>

 對此,StanislavRubinstein可能只部分同意。他花了七年時間方能重新充分參與日常生活;但他可能認為用“極佳”和“高影響力”來描述他現在自豪地佩戴的設備完全恰如其分。

 今天,除了這些設備,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耳聾。在一家主要的國際人工耳蝸生產商的當地經銷商向他提供了工作機會后,他搬到了莫斯科郊外的一個小鎮,現在他在那里擔任技術助理。

 他說:“我對我的人工耳蝸非常滿意,如果有人告訴我,有一位極棒的外科醫生能嘗試恢復我的自然聽覺,我也不會去嘗試。我現在過著正常的生活,我能自由地交流,我的工作很棒,我能像以前一樣享受音樂,也能像以前那樣彈奏我心愛的吉他?!?/span>


[責任編輯: 郭勇]